当前位置:沈阳鑫宝源数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搞笑跳跃的少年
跳跃的少年
2022-11-04

1.少年

早上上学的路上,国中生田中千绘遇到了同班的平原研一在路对面向她打招呼。平原研一是一个非常怪的人。他是一个转校生,常年穿着一身户外服饰,永远带着一个背包。

平原研一从路对面跑过来,然而一辆大货车却横势冲过来,顿时从平原研一身上碾过。

“啊!”田中千绘惊呆了,简直不敢相信这幕惨剧就在身边发生。她闭上眼睛,许久才勉强睁开,不想看到一片血肉模糊。

但是什么也没有,大货车肇事逃逸了!路上干干净净,根本不像发生过车祸,一丝血迹也没有!难道是自己看错了?不,不可能!如果没有发生车祸,那么平原研一去哪里了?

田中千绘被这离奇的事情惊呆了,许久才镇定下来,满腹疑虑地上学去了。教室里平原研一的座位空着,直到第二节课的时候,平原研一这才匆匆忙忙赶过来。田中千绘见他鼻青脸肿,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午休的时候,平原研一把疑惑的田中千绘带到天台,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样东西,递给田中千绘,说道:“这个送给你,非洲土人的牙齿项链。”

田中千绘急切的想知道早上的事情:“早上怎么回事?我明明看到你被大货车压过,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!”

平原研一脸上浮起一个严肃的表情,诡异地说道:“我有超能力!”

平原研一的超能力是只要平原研一感到危险,就会无视任何空间阻碍,能够跳跃到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。现在还在日本神奈川县,一眨眼,或许就跳到了美国纽约。然而超能力对于危险的定义,未免太宽泛了,被大货车撞是危险,体育课棒球飞来也是危险,甚至做个噩梦都是危险。平原研一根本无法控制超能力,不得不随时随地穿着户外服饰,在背包内准备护照、医疗包、食物、饮用水等求生用品。方才平原研一就是因为察觉到被大货车撞击的危险,随机跳到了非洲大草原了,然后被一群非洲土人狂追,一路跌跌撞撞,好不凄惨。

田中千绘疑问道:“那你是怎么从非洲回来的?”

平原研一回答道:“唯一庆幸的就是,超能力会自动把我弹回来。随机跳过去以后,只要过一段时间——几分钟、几个小时甚至几天,时间也是随机的,就会把我弹到出发地。这样我才能从非洲回来,顺便给你带一串民俗项链。”

看到田中千绘有些不相信,平原研一突然站起来,大跨步地一跃,从平台上跳了下去。田中千绘大骇,赶紧去拉,什么都没抓住,平台下也没人。平原研一果然跳跃了!

到了晚上,田中千绘才接到平原研一的短信:“现在你信了吗?这次我去了丹麦,我给你带来了曲奇。”

“我信了。谢谢你的曲奇。”田中千绘回复。

2.绑架

秘密是友情的基础。自从知道了平原研一有超能力的秘密以后,田中千绘就和他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田中千绘很奇怪平原研一为什么要保持这个秘密,平原研一回答说自己不想变成被研究的小白鼠。

一天晚上,田中千绘上网给常年国外工作的父亲发邮件。随意浏览网站时,忽然在一个外国网站上看到了平原研一的照片。

平原研一戴着棒球帽,穿着红色的长袖衫,正是初次见到他跳跃时候的模样。他正在拼命狂奔,后面一群非洲土人对他紧追不舍。照片旁边还有文字解释,说一位旅游者在乞力马扎罗山附近旅游的时候,看到一个东亚少年被土人追击,然后少年很快又凭空消失了。

田中千绘会心一笑,定是那次平原研一在跳跃到非洲时候的事情。

这时,突然接到平原研一的电话:“危险!快……”

电话戛然而止。田中千绘一惊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听到屋外传来汽车的急刹响声,她从窗户里面看出去,几辆黑色的越野车停在她家屋外。数十个穿黑西装、戴墨镜的大汉砸破大门闯了进来,她听见了妈妈的惊叫,然后那些黑衣人直冲到了她的房间门口,嗵嗵地砸门。

田中千绘惊骇万分,她马上打开窗户跳到地上,撒腿就逃。那些黑衣人穷追不舍,眼看就要被黑衣人追上了,突然横里冲过来一辆摩托车,停在田中千绘身旁,大叫道:“快上来!”

是平原研一!田中千绘慌慌张张地爬上摩托车,飞驰而去。

路上田中千绘问道:“怎么回事?那些坏人为什么要来追我?”

平原研一解释道:“对不起,连累你了。我一次偶尔跳跃到一个犯罪现场,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,他们要杀人灭口,觉得你和我关系比较亲密,认为你是我的女友,想抓你来要挟我。”

猛然田中千绘一震,愕然发觉黑色的越野车追了上来。越野车把摩托车团团围住,数个黑衣人从车门里钻出来,田中千绘只觉得身子一轻,就被一个黑衣人从后座上拎了起来,塞进越野车里。

平原研一大叫:“千绘!”摩托车突然滑倒,越野车碾压过去,平原研一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——他的超能力启动了。

一个黑衣人摸出一块手帕,死死按住她的口鼻。田中千绘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田中千绘慢慢地醒过来,只觉得左臂上一股刺痛,手脚被捆住。眼前站着一群黑衣人,带头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白人,他用流利的日语说道:“小姐,我们把你带来也是不得已的,请原谅。我们的目标并不是你,而是那个跳跃的少年,现在你只要打电话给他,叫他过来,我们就可以放过你。”

说完白人把手机打开,输入平原研一的号码,放到田中千绘嘴边。田中千绘知道自己落到坏人手里,没有好下场,索性大叫道:“研一,千万不要……”

白人拿走手机,对着平原研一说道:“小子,你听到了吧?你的女朋友落在了我们的手里,识相的话,你就乖乖地过来。”

“你们不许伤害千绘,否则我不会饶恕你们的!”平原研一怒吼,声音之大,连田中千绘都听得到。

3.逃脱

过了不久,田中千绘被黑衣人带到了一个地方,对面是平原研一。田中千绘看到平原研一不顾危险赶来,心中十分感动。

田中千绘被人推了一把,走到平原研一身边,平原研一悄悄说道:“等会儿我会开始跳跃,我从来没有尝试过带人跳跃,你闭上眼睛,不要惊慌。”

白人得意大笑,拔枪出来对准他们二人。田中千绘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只听砰地一声枪响,她感到一阵眩晕,等到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听到奇怪的语言——这是泰国。他们竟然一下子来到了泰国!

突然抱住田中千绘的平原研一一软,田中千绘这才发现,原来他为了保护自己,身上中枪了。

田中千绘急忙把他扶住,研一吃力地说道:“我包里有急救包……”

田中千绘打开背包,里面果然有急救包,还有一部卫星电话。为平原研一简单包扎以后,田中千绘心念一动,父亲田中美树就在泰国办事——他是联合国禁毒署负责围剿金三角毒枭的高官。

田中千绘马上用卫星电话打给父亲。田中美树对于女儿突然来到泰国显得非常惊诧,马上派人把女儿和平原研一接到了他所在联合国禁毒署泰国办公处,这里地点隐蔽,泰国士兵重兵把守,非常安全。田中千绘自然不会说平原研一有超能力,只说他们受到外国犯罪集团的追杀,好不容易逃到了泰国。田中美树将信将疑,为了女儿的安全,暂时把他们安顿下来。

4.真相

平原研一被手枪击伤,伤势不是很重,经过治疗,没有几天就可以下床了。田中千绘因为他救了自己,非常感激平原研一,如胶似漆,整天黏着他。

这天,外面突然传来了嗡嗡的响声,平原研一好奇地走出去一看,原来是几辆集装箱卡车来到联合国禁毒署办公处门口。卡车里面钻出几个人,手持RPG,冲着大门就发射。轰隆!大门和士兵顿时被炸上天。然后几十个持枪的武装分子闯了进来,四处开火。

平原研一不慌不忙,径直走向一个武装分子。那武装分子正是之前绑架田中千绘的白人,扔给平原研一一把自动步枪,大笑道:“干得不错!”

平原研一面色扭曲,那是极度兴奋的表情,根本不像一个国中生,大声吼道:“跟我来,东西在那里!”

武装分子在平原研一的带领下,很快便击败了众多把守士兵,冲到地下室。地下室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,堆满了一个个的口袋。

白人拔出匕首,往口袋上一捅,白白的粉状物体就倾斜而下。他一阵狂笑。这么多海洛因,价值数十亿美元,一下子全部落到他们的手里了,能不狂笑吗?

倏然,白人脸色一变,味道好像有点不对劲。他抓起一把白粉,往鼻子边一嗅,惊恐地大叫起来:“面粉,这是面粉,我们上当了!”

话音方落,外面就传来了激烈的枪声,还有手雷爆炸的声音。片刻,一个放风的武装分子跌跌撞撞跑了进来,浑身是血,他失声叫道:“我们中埋伏了……”

身处地下室,武装分子宛如笼中老鼠,很快被控制住了。

田中美树带着田中千绘,在士兵的保护下走了进来。田中千绘眼里充满了蔑视和愤怒。平原研一突然醒悟,失声叫道:“难道是我被你看穿,反而被你们埋伏?这不可能,那么完美的计划,不可能被看穿的!”

田中千绘摸着胸前挂着的牙齿项链,淡淡地说道:“你说过,这串项链是你在非洲取得的。那张暴露你行踪的照片,显示你出现在位于乞力马扎罗山的坦桑尼亚。但是这串项链明明是卑格米人风格的,卑格米人仅仅分布于刚果河一带,怎么会在千里之外的非洲屋脊?只有一个可能,你撒谎了!为什么你要撒谎呢?肯定有事情瞒着我,我就告诉了爸爸,请他调查你的真相。”

原来,平原研一的真名叫小林善纪,已经二十多岁了,但是天生一张娃娃脸,扮演国中生惟妙惟肖。他的真实身份是一个马戏团的特级演员,暗地里却加入了一个贩毒集团,专门从事毒品买卖。

前一阵,联合国禁毒署联合泰国政府,打击金三角的毒枭,缴获了价值几十亿美元的海洛因,引得犯罪集团垂涎三尺。他们要夺取这批毒品,就把主意打到负责此事的田中美树的女儿田中千绘身上。

小林善纪伪装成一个转学的国中生,以超能力吸引田中千绘注意。所谓被货车撞后“跳跃”,其实只是小林善纪在货车上做了手脚,跳到货车上离开。在天台上跳下去,其实是身上装了隐形钢丝,暗中躲到了死角里。

接下来就是关键部分了。他们监控了田中千绘的电脑,在她浏览网页的时候,插入小林善纪跳跃到非洲的照片网页,为接下来他被人查出行踪埋下伏笔。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就是因为这张照片露出了破绽。其实小林善纪送给田中千绘的牙齿项链是货真价实的非洲饰品,但是他们不懂非洲土人的不同之处,所以拍摄照片就比较随意了,是在旅游热点的乞力马扎罗山拍摄的。

然后“坏人们”绑架田中千绘,小林善纪“冒死”拯救,带着她“跳跃”到了泰国。实际上是田中千绘被麻醉以后,连夜带到泰国的。让田中千绘以为“跳跃”就是这样,被小林善纪蒙混过去。

田中千绘来到泰国,之后顺理成章地联系到了她的父亲。田中千绘手臂肌肉里面,被植入了定位仪器,犯罪集团以此确定了联合国禁毒署泰国办公处的正确位置。小林善纪作为内应,暗中侦察到了禁毒署内部的安防及缴获毒品的存放地点。

然而人算不如天算。因为一张照片,引起了田中千绘的疑惑,她告知父亲。田中美树于是将计就计,把小林善纪一伙一网打尽,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田中千绘回到了日本,继续过着她平淡的国中生生活。如果问她愿意不愿意重来一次冒险,她摇摇头:冒险这种事啊,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了。

(责编/刘 兵 插图/叶旦桥)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